当前位置

和“小石头”杠上的医生

作者:张冰 高鹏   时间:2018-06-08   来源:草上飞日报

    一生很长,可以做很多事。

    一生很短,只能做好一件事。

    有这样一名医生,只专注做好一件事——清除泌尿系统的结石。

    石头虽小,关乎健康。在长达23年的从医生涯中,刘明的目标从来都是泌尿系统里的那些不该存在的小石头。

    用他的话说:“把简单的事情重复做,你就是专家。把重复的事情用心做,你就是赢家。”

    突破瓶颈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在学科分支繁杂的医学领域更是如此。做了23年的泌尿外科医生,刘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颈。

    从2016年开始,刘明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近年来,我市的泌尿系统结石发病率一直较高,在市中心医院泌尿外科,至少三分之一的患者因泌尿系统结石前来就诊。

    大家对泌尿结石最熟悉的莫过于这种疾病要命的疼痛,结石的疼痛可以达到10级。15世纪,在没有止痛药的时代,法国著名的文学家西蒙曾说过:这个病可以让人有权利自杀。

    大家都痛恨这折磨人的小石头。作为市中心医院泌尿外科的一位医生,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小的代价治疗患者的泌尿系统结石,一直是刘明的目标。

    虽然市中心医院泌尿外科是自治区级的重点专科,但是由于没有进一步分科,导致大部分泌尿系结石患者只能和其他患者挤在一起就诊,治疗起来不规范。患者遇到不同医生,会得到不同的诊治建议。还有一些患者治疗后就“失联”,导致结石很快复发。而科室医生如同“万金油”,什么都会,但是什么都不精,这些都制约了科室的进一步发展。

    市中心医院泌尿外科室主任深知,泌尿外科是一棵大树,各亚专业如同枝干,要想大树枝繁叶茂,就需要每个枝干能够得到自由成长的机会。

    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泌尿系统结石病诊治中心迫在眉睫——中心成立后,对患者来说,既不用跑冤枉路,又能节约时间,还能得到专业医师个体化、同质化的治疗。对医生来说,精力可以更加集中,有助于快速提升专业技术水平,为患者提供更精准的医疗服务。

    这个担子落在了刘明身上,他成了筹建泌尿系统结石病诊治中心的负责人。可是,当时没有任何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刘明从各种渠道收集了大量其他医院的经验,并利用外出休假机会自费到其他医院调研学习。经过半年的精心准备,今年年初,全市首个泌尿系统结石病诊治中心正式运行成立,患者从此可以得到更专业化、系统化及个体化的诊疗体验。

    刘明朝自己的目标迈出了一大步。

    换位思考

    有人说,医生做久了,心会变得麻木,对患者的痛苦充耳不闻。尽管做了二十多年的医生,刘明的那颗心依然柔软而温情,每次看见患者喊疼,他也会感觉心如刀割。

    还有人说,医生都不愿意公开自己的私人电话,离开医院以后,医生和患者再无交集。刘明却主动开通了第四种预约方式——直接拨打他的电话或加他的个人微信预约手术时间。

    当别人问他“是不是傻?为啥要把自己的时间也耗进去?”的时候,刘明总会摆摆手说:“这不叫耗,你换个角度想想,咱们这不少泌尿系统结石的病人都是中青年人,平时工作忙,结石发作的时间都是不固定的,不少患者都是半夜发病,这时候如果去急诊,医生也只能给一些应急处理措施,到了第二天,还是要我们来安排。既然如此,干脆让患者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对的人,更早地接受专业的指导和治疗,这样对医患都好!”

    今年3月,23岁的何先生独自到我市打工。一天夜里,他突然感到左腰剧痛,急忙赶到市中心医院就诊。经诊断,他患了急性输尿管结石,急诊医生为他打了止疼针,告知他第二天再到专科复诊。

    在剧痛的折磨下,独在异乡的何先生兴感到孤独而无助,他甚至想到了死。在陷入绝望的时候,他看见了刘明留的电话号码,便给刘明发去了一条短信:“医生,你救救我,我疼得受不了了,我想死!”

    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半,刘明刚刚躺下。尽管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他还是耐心地安慰了何先生,并设法帮助他缓解焦虑,告知他提前做好禁食水等术前准备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刘明就为何先生做了输尿管镜下碎石取石手术,清除了他体内的所有结石。次日,何先生顺利出院,临走时,他激动地握着刘明的手说:“您是一位了不起的医生,不仅技术高超,还有一颗天使般的心!”

    除了治石,刘明还重视防石。作为结石中心负责人,他要求小组医生从诊前、诊中、诊后全方位跟进管理患者。由于结石病治疗后三到五年的复发率在30-50%以上,大约50%的患者会复发一次,10%的患者会多次复发。为此,中心增设了长期随访制度,患者在中心治疗结束后,结石组的医护人员为其建立长期随访案,专人对患者进行定期随访及生活健康指导。为了方便患者有问题能及时咨询,他还建立了结石中心微信群和患友微信群,定期发布科普知识,解答大家的疑问。

    经过为期半年的运行,市中心医院的泌尿系统结石病诊治中心的影响力逐渐增大,不少外地病人,甚至乌鲁木齐的患者都会慕名来看病。刘明离自己心中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攀上“珠峰”

    在结石治疗领域,有一种被称为业内“珠峰”的治疗技术——经皮肾镜手术。可以说,只有掌握了这个技术,才能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结石病治疗医生。

    经皮肾镜技术是目前泌尿外科最能体现精准医疗的手术之一,是复杂性或用其他方法治疗失败的上尿路结石患者的首选治疗方法。具有一次清石率高、住院时间短、患者痛苦小、康复快等优点。可是,由于经皮肾镜手术的手术难度及风险较高,需要精准的肾穿刺扩张等技术,在我市及周边地区一直没能普及。

    自己做不了,只能请专家做。从2009年起,市中心医院泌尿外科就开始请专家为患者手术。但是,技术是别人的,经验是别人的,就算观察得再仔细,核心技术还是学不会。从2013年开始,泌尿外科来了好几位援疆专家。他们不仅带来了全新的理念和技术,还手把手地教授经皮肾镜手术的要领,与此同时,医院的外出学习机会增多,刘明意识到,改变的机会到了。

    刘明一头扎进知识和技术的海洋中,如饥似渴地吸取营养。他早出晚归,经常顾不上吃饭,几个月人瘦了一圈。终于,在科主任的支持和带领下,经过不懈努力,刘明终于如愿攀上了传说中的“珠峰”。

    站在“珠峰”顶上,刘明却没有感到放松,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2018年2月,结石中心就遇到了一位棘手的患者。

    76岁的宋奶奶属于临床上非常复杂的铸形结石,这类结石在通用的国际Guy's肾结石复杂性分级法中,属于最复杂的4级,意味着肾结石的复杂度和经皮肾镜手术的难度均较大,且术中术后易发生大出血而丢肾等严重并发症。更麻烦的是,患者体型肥胖,高龄且合并心脏疾患,进一步加大了手术的风险和难度。

    针对患者复杂的病情及特殊情况,结石中心的医护团队进行了多次术前讨论,最终确定采取风险较大,但能一次性彻底清除结石的多通道经皮肾技术。

    凭借规范、细心的操作,手术成功完成。

    出院时,宋奶奶拉住刘明的手说:“医生,这是个啥子神仙技术,手术一点都不受罪,我的腰上只有个钥匙孔那么大的疤,折磨人的结石全没了!你们真是我的救星啊!”

    看着眼前精神饱满的宋奶奶,刘明有种莫名的感动:老人家刚来的时候命悬一线,憔悴不堪,如果没有掌握这项技术,后果真是不敢想。回过头来想想,自己吃点苦就能让更多的患者走出病痛,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

    仍在路上

    刘明从来不把医生当作一种职业,而是当作自己的使命,他也不认为医疗是一种服务,而是一种照护,一种济世情怀。

    因此,他不会计较加班加点,更不会计算个人得失,什么对患者好,他就做什么。

    2017年6月,市中心医院引进了全市首个超声X线双定位体外冲击波碎石机,填补了我市及周边四地五师无高质量碎石机的空白。体外冲击波碎石具有不开刀、不麻醉、疼痛轻、并发症少、治疗时间短、组织损伤小、碎石效果好、身体恢复快等优点。短短一年时间已治疗各类结石三百余例。

    在刘明看来,这不仅仅是一台机器,而是一个神奇的法宝。

    一次,刘明为一位年仅8岁,不幸患有双侧输尿管结石的小男孩做急诊体外碎石。对儿童来说,体外冲击波碎石是首选方案,因为儿童的结石相对比较松软,排石能力也较强。但是,在没有引进该技术以前,我市的孩子只有一条路可选——急诊输尿管镜手术。这种手术需要从孩子的尿道插入导管,对于孩子来说非常遭罪。而体外碎石机的出现,扭转了这一局面。

    看着土崩瓦解的结石,刘明激动不已:“这害人的小石头,终于碎了!”从成为一名泌尿外科医生的时候起,刘明就和“小石头”杠上了,每次看到石头碎了,他的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职业荣誉感。

    在刘明和结石病组成员的共同努力下,目前市中心医院泌尿系统结石病诊治中心可以开展体外冲击波碎石术、输尿管镜术、经皮肾镜术、腹腔镜切开取石术等治疗,实现了结石治疗技术的全覆盖。碎石、取石、排石、溶石、防石五位一体的立体综合诊治体系已基本成型。

    结石病诊治中心的成立,也让刘明意识到,若只有自己跟小石头杠,胜算不大,众人一起努力,才能撬动更大的“石头”。因此,他受科主任委托主动肩负起培养年轻人才的重任,手把手地教年轻人实际操作,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支专业规范的“碎石”团队正在茁壮成长。

    刘明知道,结石病诊治中心的成立仅仅个开始,他将穷尽一生,和“小石头”作斗争。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